清流|金立未了局:破产重组几成定数 20余家中小供应商面临倒闭

2018-12-03 12:50:19 来源: 清流
0
分享到:
T + -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梁耀丹

编辑|赵妍

十二月,南方的深圳尚未入冬。但作为金立的一名供应商,江健(化名)正在经历与金立合作十余年来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自去年3月份开始,江健就一直未能收到金立欠下的货款,累计将近7000万。捉襟见肘之下,为了维持工厂的经营,他只好卖掉了两套房子、一辆开了两年的奔驰车,并向银行贷了款,还借了一部分高利贷。但由于资金紧张,江健的工厂供应链目前面临中断,公司正岌岌可危。

江健的处境是所有金立中小供应商的缩影。另一位前后负责维权事宜的中小供应商代表李斌(化名)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在上个礼拜,由于偿还不起下游供应商的货款,两家金立中小供应商先后两天被下游供应商用车堵住了公司门口。“不像大的供应商,我们中小供应商底子薄,资金一但中断,就很难生存下去。”江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

清流|金立未了局:破产重组几成定数 20余家中小供应商面临倒闭

目前,金立的破产重组方案仍在推进。多位供应商人士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目前金立向供应商们下发了破产重组摸底意向书,该意向书提交截止时间为11月29日,如果有三分之二的人同意破产重组,金立将和债务重组顾问深圳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海银涛”)合作,由富海银涛推进重组。如果不到二分之一的债权人同意破产重组,那么金立将以破产清算处理。

李斌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目前大部分供应商已经回函,至少有7成的债权人同意破产重组,金立破产重组几成定数。但对于中小供应商们来说,他们已经等不及了。据该人士的估计,如果春节前无法回款,20余家中小供应商将面临倒闭。目前,一共有20家左右中小供应商希望联合打包5亿元左右的债权,以六、七折出售。

大厦将倾

时间回到一年前。彼时,供应商欧菲科技(002456.SZ)的一纸诉状,提前吹响了金立的死亡号角。

2017年12月14日,欧菲科技召开电话会议,表示已对金立申请了财产保全,抵押物包括金立旗下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随后,欧菲科技对金立停止了供货。当时,金立大大小小的供应商均已被欠下数额不等的货款。但欧菲科技的强硬态度,让所有人真正意识到金立的资金涸竭的严重性。

“一个号称年销售额几千万台手机的公司,欠欧菲科技的6个多亿到了这个地步了都还不起,可想而知金立的资金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一位被欠款数额在4亿左右的供应商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记者表示。

随后,金立债务危机全面爆发。从欧菲科技开始,金立名下的不动产、微众银行和南粤银行的股权等,被银行、供应商等申请轮候冻结。这给资金原本就紧张的金立,带来致命一击。

与此同时,由于欧菲科技的断供,金立手机的生产不得不停摆,造血能力中断。江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欧菲科技为金立生产手机触摸屏、指纹识别模组等,几乎是为市场上所有高端手机生产该部件的唯一供应商,一断供,意味着金立的生产无以为继。

裁员、停产随之而来。一位金立前员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供应商停止供货后,员工便陆续开始放假停休,直到今年4月方才复工,但那时金立已经开始大量裁员了。5月初,金立位于深圳富春东方大厦的办公点正式撤场,此前金立软件部门在该场所办公。9月底,金立对所有在职员工再次进行安排,一部分人被返聘;另一部分人被停工放休。但随着金立的危机恶化,目前无论是已经离职还是返聘的员工,均有两个月没有拿到赔偿金了。

至少两名金立前(现)任员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截至目前,深圳总部余500多人,均重新入职了深圳市致璞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致璞科技”),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85%的股权由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持股,后者即为金立的运营主体,致璞科技的官网显示,该公司为一家手机游戏公司;东莞工厂余500多人,包含了部分省份的客服中心员工。一位金立深圳总部的前员工表示,在危机爆发之前,总部和东莞工业园的员工总数合计为两万人左右。另一位东莞工厂的现任员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目前东莞工厂的生产线只有两条还在运行,“也只是帮别人代工一些小部件,做做停停。”

5月,金立原CFO何大兵在一场供应商会议上表示,金立总债务超过200亿元,资不抵债。在此前提下,金立一度尝试引入投资者破局,通过重组自救。按照金立的原定计划,5月底将给出重组方案,但最终,重组一再延期。

9月,刘立荣三次与少部分供应商在香港会谈,但没有实际性的进展。当月末,为讨回货款,四五十家供应商们聚集在金立深圳总部。金立副总裁徐黎和财务总监何大兵出面安抚,但依然未给出具体的偿债方案。

10月,金立于2016年发行的一笔10亿元债券正式违约。

11月20日,近20家金立供应商聚集在深圳中院,向法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11月23日与28日,金立先后召开银行债权人以及8000千万以上的供应商债权人会议。

据多位供应商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的反馈,金立欠款的供应商共有400多家,共计欠供应商的货款大约在40亿左右。而据一位前后负责与金立联系的中小供应商代表反馈,金立的总负债较为准确的数字为175亿左右,但由于金立内部财务数据较为混乱,目前对外公布的资产负债情况尚没有定数。

危机根源

金立的资金危机从何而来?针对这个疑问,目前各方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清流|金立未了局:破产重组几成定数 20余家中小供应商面临倒闭

按照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的说法,“到今天这个局面,本质上是因为金立手机多年都在亏损……从2013年开始以来(金立)就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在通过银行输血。”上个月,刘立荣在接受证券时报的采访时说道,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起来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个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个月亏损不低于2个亿。

事实上,近三年来,金立手机国内出货量的确不断下滑。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金立手机出货量在2015年为3000万部,2016年为2800万部,2017年为1494万部,2018年前九个月,金立手机出货量仅为442万部。至少两位供应商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在2015年前后开始,金立的回款就变慢了,乃至后来越拖越久。

对此,电信专家、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项立刚向网易清流工作室分析,金立曾经在2010年做到国产手机第一、全行业第三,但在功能机向智能机转换的过程中,金立跟不上转型的步伐。“金立在渠道上面的投入不如OPPO、VIVO这样的企业扎实,又不如华为具有强大的综合实力,在互联网思维上也不如小米,它在当下没有自己非常突出的特点,因此有一点掉队了。”项立刚表示。

但在项立刚以及多位供应商人士看来,华为、OPPO、VIVO、小米目前占领了市场的绝大部分市场,不仅是金立,魅族、锤子、中兴等手机企业都面临着经营上的困难。而金立危机的最大症结在于,在近一两年金立做了较大的市场投入的前提下,刘立荣涉嫌又挪用了资金去赌博,导致了金立的死亡提前到来。

“如果不是这次的债务危机,以金立的渠道优势,活下去是没问题的。但这次危机直接导致渠道体系坍塌,金立即使破产重组成功,金立手机这个品牌活下去的希望也不大了。”项立刚表示。

今年年初以来,关于刘立荣赌博以及挪用公司资金的传闻闹得纷纷扬扬。对此,刘立荣在上个月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终于承认,他的确是去塞班赌博了,输了“十几亿”。对于挪用资金的质疑,刘立荣的回应则是从公司“借用了十几亿”。“我创办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绝对的权威,我个人没有其他收入,难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刘立荣如是表示。

刑辩律师林星宇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如果刘立荣的说法属实,则涉嫌构成挪用资金罪和职务侵占罪。“如果是从公司挪用十几亿用于赌博,肯定是非法的。”林星宇表示。

刘立荣从金立“借用的十几亿”是否用于赌博?这十几亿中有多少属于刘立荣的个人资金?对此,网易清流工作室曾多次致电并试图通过社交平台联系刘立荣,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回复。

但至少两位金立现(前)任员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早在危机爆发之前,刘立荣赌博的行为在公司内部几乎人尽皆知。其中一位员工告诉网易清流工作室,“在2010年前,就有传闻公司周转不过来,他去赌了一把,为公司赢来了周转资金。”

这次爆发的金立危机期间,刘立荣是否也为了赢回周转资金而在赌场上放手一搏?网易清流工作室无从得知。项立刚与刘立荣有过几面之缘,在今年四五月份前后,他便得知刘立荣涉赌逃亡香港的消息。

“我不敢相信刘立荣赌博是真的,因为我跟他见过很多次面,他给我的印象是温和、踏实,我一度以为是不是他过于保守导致后来手机没有做得那么风生水起。”项立刚表示。

落幕时刻

刘立荣,这位一度把金立做到国产手机第一的枭雄,曾经打破体制铁饭碗,先后在小霸王、金正等当年如日中天的企业任职。2002年,30岁的刘立荣创办金立,并把公司一步步做大的故事历来为业内所津津乐道。但冒险的基因,或许在刘立荣创业之初,就已为后来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刘立荣的一位中学校友兼同乡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达了惋惜:“他什么都好,就是赌博这点不好。”这位校友兼同乡表示,刘立荣最后一次回家乡湖南益阳桃江县还是前年,尽管他一度为家乡捐款、修路等,为家乡做了许多好事,但年轻一代的人已经渐渐淡忘这个人了。

刘立荣一度想过自救。供应商人士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去年,刘立荣曾先后和重庆市政府、四川宜宾市政府洽谈,希望通过投资设厂拿到当地政府的补贴,但最终均以失败而告终。而据《亚美游AMG88》报道,从去年底起,金立开始了多方引资的谈判。海信曾与金立接洽过渠道转移事宜,但最后没谈拢。此外,包括宝能、佳兆业、碧桂园在内的地产商都曾与金立洽谈。

但最终,刘立荣还是没能赢得一局。“那个时候金立没有引进投资人,到了现在这个局面,投资人更不敢进来了。”上述金立供应商人士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

11月28日,一位从经营性债权人会议出来的供应商表示,会上大家看到了刘立荣及何大兵退出股东及管理层的签字协议,目前股份为“零”。

这意味着,刘立荣作为金立的创始人,已经从这家公司正式出局。

目前,金立引入了富海银涛作为重组顾问,但双方尚未签署正式的协议,如果大部分债权人同意破产重组方案,富海银涛才会正式接手推动重组。

富海银涛提出的债务重整思路初步方案提到,原股东将放弃一切权益,金立归全体债权人所有;债权人方面,有抵押物的债权人保留债权、抵押物不变,未付利息转为新贷款本金,无抵押债权人进行债转股,小额债权人保留债权;管理团队负责恢复一定规模的生产和销售。同时不放弃引入战略投资人的机会。

李斌透露,目前至少7成债权人同意破产重组。对于金立而言,破产重组几乎已成定局。

但并非所有人都同意富海银涛提出的方案思路。“我们是有条件地支持破产重组。我们希望重组期间金立每个月支付一部分货款给中小供应商续命,其次,我们不同意金立恢复生产和销售,因为手机是重资产行业,这么做赔的钱可能更多。”李斌表示。

但对于大部分中小供应商而言,即便是达成了最理想的方案,破产重组可能需要等待的时间也让他们备受煎熬。

大约半个月以前,20余家中小供应商商量过后,想把共计5亿元的债权一起打包转让出去。“大部分供应商愿意六、七折出售。”李斌表示,由于资金链断裂,多数中小供应商犹如“被架到火上烤”。

一位在金立工作了超过十年、目前已经返聘的老员工对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他对金立还是有感情的——尽管金立共计欠他13万元的赔偿金和工资尚未下发,但如果公司走到绝境也只能另谋出路了。“毕竟生活压力大。”该员工表示。

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清流工作室是网易亚美游AMG88旗下原创亚美游AMG88调查团队,关注A股上市公司的财务健康状况,致力于为市场提供独家亚美游AMG88调查,维护资本市场透明度。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号

清流|杨幂公司股权遭东方明珠降价甩卖  或因“无法深度合作”

杨斌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亚美游AMG88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AMG88
+ 加载更多亚美游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亚美游

态度原创

美女mg钻石浮华复古版
约会所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亚美游AMG88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