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雷斯科特:美国股市不会崩溃 而会缓步上涨

2017-12-18 10:12:10 来源: 网易亚美游AMG88
0
分享到:
T + -

普雷斯科特演讲 (来源:~)

网易亚美游AMG8812月18日讯 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新经济 新改革”,数十位中国亚美游AMG88领域的经济学家和顶级智囊齐聚论坛,讨论当前中国经济最为重要的热点议题。

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新商业周期理论” 之父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在年会上表示,在美国大选之后我们会看到GDP的增长和生产力的增长,显示出美国的经济非常繁荣,而且增长是非常高的(3%),但我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数字看起来真是太好了,但现在整个劳动力市场还是比较紧张的,出现了劳动力短缺,水暖工、建筑工很缺失,股票市场上升了23%甚至更高。在特朗普大选期间每个人都觉得股市会崩溃,但我持有不同意见,我觉得股票市场不但不会崩溃,而且甚至会缓步上涨。

以下为现场实录: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很高兴来到这里,有机会给大家介绍一下全球经济目前的现状和未来的展望,我感到特别高兴。

最重要的是中国的经济真的经历了增长的奇迹,而且发展得非常好,在我们可以预见的不久的将来仍然会发展得非常好。我来自美国,我特别高兴想要告诉大家的是,美国的经济也不错。对于研究经济发展学的学生来说,这个国家(中国)真的是大家最感兴趣的国家了。

下一张幻灯片,我们必须要知道如何利用技术去控制PPT。

我们都知道美国人均GDP增长还是不错的,在过去150年中不断增长,大家可以看看这个对数规模,它能够展示出美国人均GDP的增长(2%)。后来又出现了大萧条的状况,(经济)下滑了,过去几年中也出现了经济危机,但现在还是不错的。

美国人均GDP的增长在过去是2%,而且每36年美国人的生活水平都会翻一番,我们再去看看一个世纪的状况,(过去一个世纪的)情况非常好。

再来看中国,1978年之前,根据官方统计数据,中国也有经济发展,但当时中国的增长率相较美国以及其它工业化国家的增长率基本一致,后来出现了增长奇迹。

大家看到,中国的生活水平不断上升,整个东亚经济都在追赶发达国家,中国处于领先地位,真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我预测这种高速增长的趋势会持续下去。

这是人均购买力平价的比较,中国一定会变得特别富有,我是一位理论经济学家,因此我们总是要看一下理论的:这里还有新古典增长理论,它是量化动态集合论的基础,与政策制度紧密相关联的是一条经济趋于收敛的增长路径,我们可以关注这样一个经济增长路径,各个经济体之间不断收敛,在增长路径的某一个时点上,各国的增长速度将是永恒不变的的、持久的。

这种增长路径主要是由于人们知识方面的累积,中国高科技发展,因此知识累积不断增多,中国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

这是年人均工作时间(16岁以上),在过去确实出现了衰退状况,这是2008年之前的趋势,后来又出现了复苏状况,当然这里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分析,也许美国的市场现在比较紧,但就业状况还不错,我要给大家强调一下,实际上繁荣是一个相对的术语,现在我们经济的景气度和繁荣发展要比过去更好,美国的经济繁荣度比西欧更好。

再去看一下GDP的统计数据,相比2008年之前的增长趋势相比,美国的人均GDP看起来在下滑,美国看起来更深地陷入到了萧条之中,这张图表能够展示出这种趋势(PPT示)。

我不觉得美国更深地陷入到了萧条之中,这只是一个测量尺度的问题,GDP的计算也是利用高科技,在高科技不断发展、世界变化那么迅速的过程中,我们用GDP来衡量实际不是特别精准,还有很多没有得到测量的产出,在上次美国大选之前,特朗普大选那一年美国增长也还可以,为什么我要说实际GDP?为什么近年来实际GDP低于实际产出的增长率?实际上GDP是衡量产出的一个尺度,人们会去建立自己的企业,他们会做出重要投资,会对劳动力进行培训,也会促进高科技企业的发展,这些能够在公司的估值中显现出来。

为什么GDP增长率是低于实际产出的?这里有一些中长期的原因,有一些世俗的原因,还有一些周期的原因,诺德豪斯在1996年的论文中有一个经典的观点,“衡量真实产出与实际工资的手段可靠么?从照明的历史来看实际上并不是。”有一种基于物理测量的照明输出的方法是可以借鉴的,输出测量单位是流明时,诺德豪斯计算了流明时的劳动力价格,名义价格相比实际价格增加了1000倍(在过去200年中,1800—1996年),实际情况比统计数据更复杂,而标准GDP测量并没有把所有要素考虑进去,现在的照明比1800年好多了,我们不再需要利用蜡烛照明了,诺德豪斯对照明产出进行了很好的测量,但实际上还有其它因素也是需要我们考虑的,譬如医疗服务产出进行测量是否可行,有些人来自政府的统计机构,大家知道这些测量指标和尺度的问题。

人们是怎么做的呢?用国民经济核算衡量生产投入的名义价值,实际上国民账户测量的是一种名义价值,但我们必须将名义转换成实际的价值。

国民经济核算部门假定技术上没有任何改变,即假设这里是没有任何“质量”改进的。

如果医生的时间是唯一一种投入,这就意味着产出的价格与医生的时间价格成正比。

每个人都赞同,实际上质量上的改进是存在的,微观证据层出不穷,而且医生可以访问更大的数据群,因此到处都存在着质量上的改进。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一个学生(丹尼尔·劳佛)找到了测量医疗服务的方法,他在整个职业生涯中研究远远超前于其他研究者,以至于他的研究工作被人们忽视了,因为太超前。

这里看一下这个学生的主要发现,1995到2007年间,医疗消费的实际价格相比非医疗消费的真实价格下降了30%,而标准统计数据展示出它上升了15%,实际上医疗服务的量上升了30%。这是12年间内的情况。

他测量的关键就是医疗服务对生还率的影响,以及人们对于这种提升的价值衡量,这个费用是非常高昂的,对人们生活的方式和对生命预期的寿命都成为了非常重要的概率问题,所以他在处理这个问题。这时候劳佛调整了每年的生产率,带来的0.3%的提高,这就是生产力增长的下滑。

接下来我想说说非周期性的新产品以及非周期的决策,新产品的出现会导致对于实际产出的低估,iPhone的价格在2005年时是什么水平呢?那时候根本没有iPhone,所以根本没办法界定。

基于产品价格的变幻也带来了非常多的问题,新产品的生命周期也开始越来越短,这就是一些动态的变化,商业中只有很少人真正注意到了这个现象。而在更短的生命周期中,产品更容易对非周期的下降和GDP增长放缓进行说明,这就是一个例子。

接下来再说一说周期性因素,这个工作是我们关于商业周期中所做工作做的一个方法论,周期性波动实际上和从一个增长路径到另外一个增长路径不一样,也就是说,周期性波动与政策制度、人口、技术变化相关的增长路径迁移相关。

在人口结构以及技术变化上有可预测性,但它并不总是有很高的可预测性,美国经济是否会经历一轮人工智能的繁荣呢?包括中国也是,这就像20世纪后期90年代互联网的繁荣一样,我们看到两者有非常多的相似性,很多人的工作时间更长,而且大部分增长出来的工作时间都将用于从事创新业务和开发技术进步方面的工作,在这些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企业的国民收入份额是非常低的,相对于会计的利润,企业价值很高,这并不是周期中通常的情况,每小时工作产出的GDP则会很低,这是20世纪90年代末期的问题,而这时利润的比例在收入中是比较高的(它并不低),每小时工作产出的GDP是高的(也不是低的)。

它的原因是什么?我们知道,有很多无形投资是非常高的,有企业的人都知道如何投资才能建立这家企业,而这是有代价的,研发方面的开发、建立很好的关系、对新员工进行培训、从而更好的运用企业的技术……这些都是开支,这些是投资的一部分,也是产出的一部分,但却没有纳入到被衡量的产出当中,所以这就是支出的无形投资,没有计入GDP中,1995到2000年期间正是如此,相对来说,产出的经济利润和生产效率都很高。

还有一些支持的证据,在这里我就不去细说了。

科学家、工程师们,经济学家也算是科学家的一部分,他们在这期间令克林顿政府在任期看起来是非常不错的,工程师们要为大家没有听到的经济衰退负责,实际这就是在2000年初时开始发生的,他们有非常光鲜的名头,有非常巨大的投资,而工程师们有一种方式进行传输,信息量是过去的100倍之多,有时候是非常大的容量。

看一看当下的情况,我认为科学家和工程师们会让特朗普政府看起来非常不错,人工智能也会对中国在这方面有所助力,中国有非常多金融方面的人才,已经成为了全世界领先的力量,还有高铁在交通等各个领域发挥的作用。

我想说的是,现在的时代非常好,而且还会越来越好,要不断赶上快速的变化是一个挑战,因为我们都在不断学习新的技术,但却没有足够多的时间去使用这些新技术。幸运的是我可以去问我的研究生“能否帮我一下?”他们永远都会帮助我。

中国呢?过去一直做得很好,直到现在测量收入和产出的增长已经超出了经济学家目前所能做的,目前总产出的数量,因为现在所有生产领域都在发生变化,确实如此,新产品在不断发生,过去的老旧产品逐渐消失。但我们也会用购买力平价的指标对国家做比较,他们会对水平进行相对合理的测量,测量结果非常良好,很多人也会以一些替代方式测量中国的经济产出,以标准的数据集来做。

当我去看这些情况时,我的结论是,我还是愿意用中国的官方数据,同时也会有购买力平价的计量,这是在世界表格中的数据,这是最好的测量方式,并且它们都是一致的。

在过去12年中我第一次来到这里(2005年),中国的生活水平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提升,与发达工业国家相比也不例外,我们看到未来几年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将会继续保持5%的增长率,前提是中国保持7%的增长率,大部分发达工业国家也只能保持2%左右的增长率,这种相对的水平就像是一条渐近线(中国的相对经济水平将在某一水平趋于渐近线)。

接下来的问题是在什么水平趋于渐近线,日韩会跟西方国家相比,希望趋于一致,基本上达到了美国的70%,下面这张图表现的是日本作为亚洲巨头跟美国相比人均GDP的比较,日本是这张图上的主宰,因为他们人口更多,经济体量也更大,他们在90年代时失去了增长,从1992年到2002年,而且欧美在那期间表现得非常不错,当时他们认为这是中国的错,这是错误的,真正应该去谴责的是日本。

中国的渐近线无论到底是什么,它有可能更高也有可能更低,但它主要取决于在中国未来几年到底是什么政策制度。

为什么我一直看好中国对它保持乐观呢?非常关键的一点是非集中化,在主要的经济区域中都有非常好的竞争,在上海、北京、深圳、香港、杭州等城市都有很迅速的发展,包括西部城市成都过去十年的发展,非常不可思议,而且中国在技术上越来越先进,有非常好的公路、铁路和航空系统,并且成为了高铁上的领军者。

政治体系运作良好,而且任期在十年,9000万的党员选举了接下来十年的领导,美国也是有领导人任期,就像总统任期最多八年,我认为这些总统和领导人的任期都是非常好的机制。

接下来我想换一个话题,大家已经说到美国承担了巨额债务,事实上很多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确实如此,数据显示美国外债净债务是国内生产总值的45%,而此债务的水平还在不断增长着,是贸易逆差。非常有趣的一点是有个不一致的地方,美国有经常账户盈余,而且每一年,国家账户和现代账户在1997年之后一直如此,美国境外投资收益比外国在美国的投资收益更多。

最近我们看到了我所教学的学生关注到的一点:美国做了一个对外直接投资,我们看到它的回报相比美国在外国的投资回报相同,换句话说,美国直接投资的回报会比其它的好得多,实际上外国在美国的直接投资与美国在外国的投资回报相同,因此在这样的假设之下美国是有贸易顺差的,特朗普提到了贸易逆差,我认为他讲的并不正确,因为我们的理论表明情况是反过来的,而且这是账户分析结果所显示的,美国并不是巨额债务国,而是小幅债权债主国,非常多的美国子公司所带来的收入都已经占到了会计方面利润的45%,这不是实际利润,也不是经济利润。

在这样一个实际中,美国、欧洲和日本在美国进行投资的情况也是如此。

我们可以看一下统计数据,它们非常奇怪,因为美国在它的对外直接投资利润中的是9.3%,而在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的回报率仅为3%,实际上应该在20%左右,现在我们可以有60%几的区别是基于无形投资所带来的,当我们有一些海外的子公司,你们也可以去做巨大的投资。

还有一些企业的会计人员非常擅长把他们的利润下调,以便他们可以减少企业所得税,实际上美国的企业所得税高于德国,有些人会把利润转移到德国,因为德国的企业所得税比美国更低。

当然现在美国正在进行税制改革,要把企业所得税下调到和其它国家的企业所得税一样,这样就会有更多企业在美国运营,不会把他们的利益转移到国外了。

实际上,在美国大选之后我们会看到GDP的增长和生产力的增长,显示出美国的经济非常繁荣,而且增长是非常高的(3%),但我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数字看起来真是太好了,但现在整个劳动力市场还是比较紧张的,出现了劳动力短缺,水暖工、建筑工很缺失,股票市场上升了23%甚至更高。在特朗普大选期间每个人都觉得股市会崩溃,但我持有不同意见,我觉得股票市场不但不会崩溃,而且甚至会缓步上涨。

现在随着中国在技术方面的不断进步,为了保护开发技术的所有权,更好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这是有利于中国利益的,而且也符合中国及其它国家的共同利益,对于其它国家来说这当然非常好,对于中国来说就更棒了。

(中国之前)的政策需要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但在将来,中国一定要竭尽全力去保护自己国家的利益。

非常感谢各位的聆听,我对于未来是非常乐观的,整个情况都变得越来越好,因为有这么多人才,但所有这些发展会使会计人员的工作和生活变得越来越具有挑战性。


【年会精彩文章】

普雷斯科特:国民经济核算须将名义转成实际价值

普雷斯科特:周期性波动与政策、人口、技术相关

普雷斯科特:美国不是巨额债务国而是小幅债权国

普雷斯科特:遵守世贸规则是有利于中国利益的

李黎:坚信改革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持续动力


何泱子 本文来源:网易亚美游AMG88 责任编辑:何泱子_NF486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亚美游AMG88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AMG88
+ 加载更多亚美游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亚美游

态度原创

美女mg钻石浮华复古版
约会所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亚美游AMG88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